关闭

回顶部
日照市教育局 - RZJY.GOV.CN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文摘
别任由手机毁了农村娃
2018-09-12
 

如果想毁掉一孩子给他一部手机——对村孩子而言,这绝不是耸听。

是一个真实的事:暑刚结束,在广州建行业打拼了近15年的,返回了老省岳县。促使他做出这个艰难决定的,并不是因,也不是在老家找到了更合适的工作而是留在老家即将初中对儿女。他沉迷手机游戏,“几乎要荒废学了”。无独偶,两个月前,媒体同样为我们呈现了类似的隐忧四川内江个小山里连张像样的桌子都没有留守儿童,却经常往游戏里充钱。

当成年人沉迷刷朋不能候,孩子的手机依赖症可更为疯狂。对村孩子来说,这种症候孩子要严重得多:一来,千里之外的父母靠它了解“家情”。本就孩子情感有亏,更不舍得在质上怠慢了孩子达地区的支教老师慨,“孩子手机比都先进”。二来,父母在身边,还稍稍管着手机的孩子靠隔辈老人带孩子,基本处于拿着手机撒野的状态。隔代教育既没能力管,也宠溺着想管。如一来,手机成了伴随留守儿童的潘多

手机不是洪水兽,孩子亦非罪。真正需要反思的,负化之责我们,为做了些么?在我国少年规模逐增加的,邪典片等题固然要决绝处置,手机上瘾等慢性题也宜迟滞不决。尤其在农,教育对稀薄、社力相绵软,那些缺乏效监管、游戏深度成瘾的农村孩子,恐迟早被这个互联网代甩出轨道之外险。

其实,部门年来有发力,如学校有“禁止手机入校门”的禁、游戏有防沉迷的“板斧”。遗,这些牛栏关猫的“堵塞之计”,基遭遇了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尴尬结局:该玩的还在沉迷的还在沉迷。普的网络成为农村孩子长中的“塞壬歌声”,一步步诱惑进入欲望的海洋道德责是的,恐吓的,需要思的两个:一是老办果真穷尽切“智慧”了吗?比如,互联网企游戏沉迷机制牙膏般迟滞而出,无须别,亦留下诸多漏洞,甚至靠孩子声发财,似乎也无奈何。

二是新办果然没法提供增量了吗?凡事总辩证,如农村孩子的手机痴迷症,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了游戏台疏控,学校及文化供给上的短板,也是昭然若揭的。放学了、作业做完了,孩子干什苦的学,还有什文化动能住孩子的心?这已经不是玩“剪刀石头布”或跳“”的代了,网络改变了千万户的生活质态,指望靠屏蔽的思禁止留守儿童触网游等太不现实。如果顶层设计的话文化职能之一是“育新人”,那么学校及责任部门大文化层面又提供给农村孩子怎样的消费选择呢?

一切诡谲,其来有自。农村孩子的梦想手机沉迷,要万分重视,更要悉心诊。味让孩子“放飞自”固然不对,但总压策略也科学。这些我们特别关村留守儿童的题,精文化的需求。把农村孩子从手机沉迷中拉,无非还走:一是使出洪荒之力,解决网游成瘾症;二是穷尽共服,拴住孩子的心。句话,如果比手机更趣、更好、更黏性、更走心的陪伴与意,孩子如何爱上冰冰的手机?

让农村孩子与手机保持理性的距离,事关乡村振兴,事关教育大计不能不用心。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

中国教育报》20180906日第2版 版评论

联系地址:日照市北京路132号 联系电话:0633-8779302 邮政编码:276826
版权所有:日照市教育局主办 日照市教育局信息宣传中心规划设计 Copyright (C) 2017-2018
本站提供之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法律依据,确切内容以正式文件及实际业务为准 鲁ICP备09067315号-1